遇事不决问春风。

一封来自雷王星的特殊信件

#2018雷狮生贺
#书信

#寄信人设定:雷狮在雷王星时的专属导师


更多文章-归档



雷狮殿下:


万安!


许久未见,您可安好?幼年习剑时,手腕上的伤可已大好?天冷时切记保暖,莫让冻疮复发。


当您收到这封信时,兴许已经到了生辰时分,恭贺殿下又增长一岁!


自殿下去国以来,算而今已有两三年光景。我只听说您离开星球后成了宇宙海盗,手底下的人也还算精明强干,尚可放心。羚角号的尾舱里有一个小储藏室,不知您是否用过?我在殿下临走前曾经往里面运了些许应急药品和食品,以备不虞。您出门在外,除了卡米尔先生,举目无亲,万望珍重!


听闻您参加凹凸大赛,细细数来,已有半年,期间披荆斩棘、无所不克,诚可贺喜。然而傲物之性不可长。大赛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。强者之流,光明磊落。蝼蚁之辈,居心叵测,多加小心。历览前几届大赛,无不黑幕重重,暗流涌动,神使之诡谋,亦早已路人皆知。若出我本意,定不愿让您前往,然如今已无回头路,惟求殿下平安无事,折命于此,实不值当。


至于殿下为宇宙海盗期间所做之事,朝中太子一党趋炎附势之徒皆大肆宣扬攻击,恨不能亲率兵马立即取您项上人头。荒唐!可笑!如此庸庸碌碌尸位素餐之辈,不过为一官半职一米半斗,诬告诽谤,节操尽失,人心险恶,可窥一斑!所幸陛下以父子之情为重,王后、皇女与我皆极力反对。陛下以为,雷王之子必有狮虎之举,故力排众议,以至于处死数十位好事者,国中遂不再多言。


雷王星立国至今,已历十二世,于陛下手中最为昌盛。纵观星球发迹之史,其手段并不比海盗仁义宽厚分毫,于兹而言,我以为宇宙海盗并无不可,可谓虎父无犬子。


去年此时,殿下应刚成年,那一晚皇宫安静,唯有陛下、王后与臣在寝宫中宴饮达旦。细数您昔年场景,儿时岁月,历历在目,感慨万分,不觉天亮。今年今时,不知殿下在外,是否有人庆生?此信后附有殿下为皇子时映像若干,权当礼物回忆。又有王后亲调八音盒一个,上有陛下自雕木人,为王与后与您三口之态,曲为殿下幼时爱听摇篮钢琴乐。记得当年您总得听了才肯入睡,有时候琴师不在,我也没办法,五音不全硬着头皮学,所幸您不嫌弃我的演奏技巧,也能安睡。


殿下如今已然十九,成年有为,雄姿英发,定不输陛下当年风采。


您离开得匆忙,我有许多事,本打算留着殿下长大后再说,现在看来,只有信中说明了。


史书有记,但凡帝王之材出生,天象必有特殊,或风雨大作或红日夜出,要么紫气东来要么地动山摇。殿下并不例外。十九年前,内宫产房里,皇后诞下一子,该子生时,整个星球电闪雷鸣,紫光破空,惊死马房数骑。殿下呱呱坠地的第一声啼哭,与雷声同鸣。我当时并不在场,此事是于陛下一次交谈中得知的。


说到这次交谈,殿下大概不知。然而正是这次谈话,让我一个埋头文书的穷书生的命运从此与您有了交集。


那是您三岁时候。按照雷王星惯例,男子五岁入学,女子六岁入学。然而您却聪慧非常,三岁之智即远超长龄,便破格从师。每一位皇子与皇女皆指派一位皇家导师。是时陛下挑选数人,包括我。我们一同来到内廷,开始了任务领受。那些人里,我最年轻,也最惶恐。我深知,王族之事,办不好,唯有死路一条。


在所有人都指派完毕后,方才轮到我。陛下照顾我过去,我克制着心中恐惧来到他面前,他指了指名单上排在第三的没有圈点的名字,并且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话:


“将来的雷王星,是他的。”


我知道这句话分量有多重。陛下心中已有了合适的继承人选。不是年长的大皇子,不是强势的长公主,而是您。那一年,我二十一岁,比您大了整整十八岁。那一年的我,几乎在惶恐中度过,培养下一任帝王的任务居然交给我这种无名小辈,现在想来,我自己胆子也不小。


等见到您时,我终于明白陛下确立您为继承人的原因了。我见到的仿佛不是一个三岁的孩子,紫眼、黑发,甚至嘴角上扬的弧度,都太像一个帝王了。我当时在心里暗暗发誓,一定要培养好您。


可是,在成为您的老师之后,朝夕相处之下,我渐渐地觉得,三皇子是与众不同的,大异别的皇室成员。不知您可记得,有一次皇子皇女聚在一起比画,各自画的,不是金灿灿的王冠,就是装饰华丽的服装,唯有您,画了一只笼子,一只白鸟。鸟囚于笼子一中,扑扇翅膀作挣扎状。


从那时起,我方才明白了一件事:皇宫并非三皇子的归宿。您听课时,也总喜欢撑着脸望窗外,我当时斗胆揣测,您一定很想出去看看吧。


说实话,您儿时真的很顽皮。时常把我的墨水换成胶水,课业并不完成,有兴趣了才写几个字,没兴趣就什么都不写甚至涂鸦。尽管每次考试您总是名列前茅,但是陛下检查作业时,我总得帮您掩盖和制造证据,这是最累的事情,时间长了,我却也以此为乐。您还经常在我身边帮着我勾勾画画,想来倒也十分可爱。


有一日,我和陛下讨论起您。相谈甚欢,我鼓起勇气,坦白地告诉他:“三皇子为笼外之鸟,不可久居。”陛下听了,并无表示,只是长叹了几口气,摆了摆手,示意我不要再提。


后来的事证明了,陛下对您自己的抉择,是默许的。您离开的那晚,皇宫守军被调走,羚角号看护人因公外出,一路上并无追兵。如此顺利的出走,并不是我的功劳,也非运气使然,而是陛下的有意安排,为您创造方便。在您眼中,他可能只是个高高在上、不苟言笑,视权力为一切的王者。但是,他其实也是个不错的父亲,不过大爱无言,相比王后的爱,您难以察觉。只是希望您不要有太多误会。


我与您共度不过十四年岁月,纵使您并不能用“乖”来形容。可是,在我的眼里,您却是个值得钦佩敬重的皇子,也是我认为的,最好的学生。能够教授您,是我毕生的荣幸。


您离开的时候,我三十五岁。那个桀骜不驯的皇子,渴望自由的少年,如今一晃,都变成眉目疏朗大人了,真好。我知道总有些皇族子弟,生来并不适合当皇族。您离开时,我来不及送您,只能在星球边缘目送羚角号的船尾渐行渐远。好像自己的任务结束了,本该松一口气,心里却空落落的。


啰嗦这么久,在殿下生日这天说这些话,似乎也不合时宜。十分抱歉,希望您别嫌我啰嗦。很久不见您,许多事总放不下心,难免多说几句。不知殿下漂泊如此久,可否会想念家乡?可否会感到孤独?


若是想念也罢,孤独也好,请您务必谨记,离去之人不得再度回归,已经选择的路,就没有回头的道理了。陛下身体日渐虚弱,气色一直不大好,许多事都交给太子处理。此人睚眦必报,做事不择手段,虽然是色厉内荏的草包,然而杀心难藏、欲壑难平。


我情愿您在外周游一生,也别回来,至少太子找不到您。待陛下王后百年,殿下的家,就不再属于任何星球了,雷王星,也将是您永远也不可再回的地方。


殿下生来不凡,天性好强。今后处事,应该更加小心谨慎。莫惹祸上身,以至于无法应对。


我已是无用之人,每天最多陪陛下饮酒下棋,只希望殿下顺风顺水,过关斩将。


太子早晚有一天会即位,到那时,我除了坐以待毙,别无选择。我毕竟是您的老师,而他对您恨之入骨,他无论是否能找到您,我都难逃一死。然而,死又何妨?我所怕死,早就不教您了。现在我头发白了,不要紧,粉身碎骨,没关系。能把您培养成独当一面的人,已然无憾,死也瞑目。


若那一天来临,我会朝着您在的方向,给您一个交代。陛下王后崩逝之日,即是我追随之时。我会化作宇宙中的星星,时时刻刻照耀着您,伴您一路前行。


最后,,祝三皇子殿下十九岁生日快乐。无论王冠是否戴在头顶,您都是我唯一的最喜欢的学生。写封信寄出去并不容易,到您手里不知已经何时,如果姗姗来迟,改请见谅。我始终心念于您,一切保重。


凹凸大赛未来会更加残酷,若有人陪伴,相互扶持,便是好事。善恶本无道,唯于心中有分别。


我写到这里,天已经大亮了。可能是一晚上没有休息,眼睛花得厉害。抬头看向窗外,总觉得哪一片云上有您曾经的笑脸。我又忽然想起,您的笑脸是很罕见的……那就大概是我多心了。


愿殿下平安顺遂。


原雷王星三皇子教师  敬上 谨再拜


三月二十八日 三皇子旧居院前石桌,残夜天明

评论(22)
热度(552)

© 滨臣禁卫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