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事不决问春风。

先生

这声先生,不喊别人,只喊笛子。

是的,笛子先生,亦或是,笛先生。 @小笛 


先生不分男女,不分老幼,何人可称为先生?德才兼备者。


我现在鼻头发酸,双手发抖,心里发慌。笛子温柔我知道,文写得好也有目共睹,但何以在今天这样万人唾骂一个应当被唾骂的人的时候,你还在那里同她说,同她苦口婆心地讲,讲写文,讲做人。


我看着不忍,我当时第一反应是“你不要和这种败类理论!”“你骂她啊!她让你那么难过,你为什么不骂她!”“你同她讲这些做什么啊!?”


截图一条一条地发,我一条一条地看,从头至尾,没有谩骂,看不出半点戾气,只有教育


当所有人都在用深重的语言表达对抄袭者的愤怒和谴责时,笛子在教她做人。怎么成为一个人。


难道笛子不生气吗?怎么可能。难道这人是个值得培养的文手吗?我看不出来。


笛子在做着守护者的事情。她守护的,不仅仅是自己的版权、著作权,还有一个文手最起码的操守和对文字的热爱,以及文字的尊严和人格。她很倔强,不断地在告诉对方:直面内心,勇敢地面对错误。


不问异同,唯求其是。


笛子所求的,不仅仅是一纸诚恳的道歉,抄袭者文章的删除,她在试图唤醒任何一个人对自己文字的尊重热爱,还有内心的坦荡与无悔。那些话写给她自己,也写给所有看见的人。


瑞金这个大圈子,好人很多,笛子是其中之一。贡献多的人也很多,笛子也是其中之一。喜欢瑞金,不是因为热度带来的满足感,是发自真心的喜爱和快乐。她在自己的文字里倾注的是对这对CP的真挚情感,一字一句下来,都是心血。她因写作而快乐,因为喜欢。作品被剽窃,无异于养大的孩子被人偷走,钻心之痛下,竟然还能说出那些话。


笛子,是真的在为别人好,真的在做一个温柔的人。


为什么这样的人偏偏会遇到这种事?我无法理解,希望只是巧合。我很担心笛子此后会不会如之前那样温柔。但无论如何,她依旧是笛子,依旧值得被喜欢和爱护。人在受到伤害和打击后,会武装自己,把自己保护得好好的,于是失去了真实,失去了柔软的怀抱。


笛子会如何抉择,都没有问题。温柔之上,我不希望看见她受伤。


她不是我遇见的第一个好文手,但一定是我遇见的文手里,最温柔的一个。


无论今后她在哪个圈子,在何处,一定会清风阵阵。


这个世界并不缺乏完美的人,缺的是从心底给出的真心正义同情。人无完人,但人可以真诚,可以坚守正义,可以温柔怜悯。


愿你在被打击时,记起你的珍贵,抵抗恶意。

愿你在迷茫时,坚信你的珍贵。

爱你所爱,行你所行,听从你心,无问西东。


鱼缸未免太小,在里头独自哭泣大概化不开悲伤。去河流里,去湖泊里,去海洋里,我会永远看见那条耀眼璀璨的鱼,在水面上划开一道亮丽的波纹。

鱼的尾巴,连接两端,一端在水里,那是沉淀的文字;一端在岸上,那是做人的道理。


我惧怕抄袭,并不是抄袭者本身可恨可畏,而是它会导致一个宝贵的人失去希望,放下笔,而被反咬一口,更会凉透初心。我希望这个圈子,被抄袭者能得到正义的伸张,如同今日所有人的声援。我希望被抄袭者的势力永远是强大的,至少不用受到更多伤害。


我希望笛子你一直好好的,开心点,吃点好吃的。你的文真好看。你的认真,你的付出,你的好,不会被糟蹋,不会没有回报。它一直都在那里,让我们看到,并且向往。


笛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。


开心起来吧!



评论(38)
热度(708)

© 滨臣禁卫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