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禁卫。
凹凸主产:安雷/瑞金/卡埃

站内转载随意,站外转载需私信关白。
日lof随意。长期接受约稿。

闻过则喜,闻善则拜。
笔走龙蛇起雷声。

今天的安迷修也没有成为神奇宝贝大师呢

——不过依旧是雷狮皮卡丘的饲养员




#CP:安雷


#是白鲤老师的安雷PM!太可爱了!


然而我只有ooc




更多文章-归档




 


那个训练师,温泉 


 


凹凸镇在今年冬天面向训练师和神奇宝贝开张了温泉馆,一时大受欢迎。安迷修提前好几天排队预约了票,也在今天才赶上进去一试。


进馆的时候,刚碰上下雪,落得他满头都是。雷狮倒是聪明得很,这么大的雪,他才不淋呢。不由分说地钻进了安迷修怀里,扒拉着他的外套,舒舒服服地缩着到达目的地。


 


啊,你问为什么不到精灵球里去?——因为安迷修怀里更暖和啊,不然嘞?


 


安迷修在更衣室里脱衣服时,抖出的一大团雪简直可以塞满鸭舌帽,他叹了口气,叠好它们,同背包一起放进柜子里。


 


“雷狮,你和凝晶流焱一起,去神奇宝贝的池子泡……诶?”安迷修披上浴衣后,无奈地蹲下身,把一直抱着自己小腿的雷狮拎起来,理好对方特型的小衣服,放进流焱的绒毛中,“不可以混浴的啊——”他一本正经地竖起食指指了指墙上的规定。


 


“优秀的骑士是要遵守规定的!”


 


“皮卡……!”雷狮鼓起腮帮,大半个身子钻进流焱的绒毛里,的很不满的样子,耳朵连同尾巴一起竖起来。


 


[安迷修!不带我一起泡,你完蛋了!]


 


“乖啊乖啊……”安迷修拍了拍雷狮的脑袋,笑着往温泉池去了,留下三只神奇宝贝,也朝着自己的池子走。


 


[神奇宝贝语]



“雷狮,你就那么想和安迷修一起泡?”,流焱无奈地用下巴蹭了蹭他的头发。


 


“什么破规定啊……”雷狮努起嘴,闷哼一声,“安迷修万一……趁机去捉别的神奇宝贝了!”


 


“你还真以为哪只神奇宝贝都……和你一样吗?”凝晶白了他一眼。


“皮卡皮卡!你们胡说!”


 


“呼——温泉真舒服啊!”安迷修泡在池子里,只将脑袋露出来,惬意地枕在池边的滑石上,仰面望天喟叹着。四周热气蒸腾,泉石间偶然冒出的几棵杂草上琳琳琅琅地挂起了水珠。几个温泉池里都泡了不少人,各个都像熟透的饺子,却只愿呆在锅里,怎么也不想上来。


 


他望见了不远处的格瑞,隔着蒙蒙的雾,对方的样子也有些模糊。于是他划开水,蹭着脚底嶙峋的温泉石淌过去,见人正靠在池边闭目养神,手边摆着一杯牛奶,开心地打了招呼:


 


“格瑞!今天也来泡温泉吗?”


 


“嗯,”他缓缓睁开眼,面无表情地瞥了眼来人确定身份,半梦半醒地又闭上了,“天太冷了。”


 


“哈哈哈哈,是啊——你看雪还在下!”


 


洁白晶莹的雪花纷纷扬扬地落着,有些来不及着地的,在半空中就和其他几片融成了一个雪点,旋即被暖化成水。


 


安迷修伸出手想接一片,但没能接到,只在掌心氤氲了几滴水。他无奈地眨了眨眼,想起什么似地,又和格瑞搭话:“金和烈斩也来了吗?”


 


“在隔壁池子。”格瑞睁开一只眼,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另一个温泉池,那里面叽叽喳喳的,显然比这里热闹得多,大大小小的影子,迷迷蒙蒙地掩映浮动,“雷狮呢?”


 


“他也在那里,会不会睡着了……”安迷修刚这么想着,就感到脑袋边传来一阵滋滋的电流声,他僵了一下,回过脸才发现,雷狮正裹着浴巾,浑身湿哒哒地往下滴着水。他眉头皱起,撩开虎牙,小短胳膊叉着腰,凶巴巴地紧盯着自己看。


 


收一收你的怨气,雷狮皮卡丘。


 


“皮卡——!”[你还想跑!]


 


“雷狮,不是说不可以到这……你别扒我脸啊!太恶劣了吧!”安迷修严肃地看着雷狮,刚想教育这小家伙什么,对方却直接“噗咻”一下脱了浴巾,扑到他脸上,抱着他的脑袋挥动尾巴。


 


格瑞看了他们一眼,摇摇头,往旁边去了去。肩上忽然多了份重量,侧头一看,小皮丘正蹲坐着,浑身水淋淋,满眼期待地朝自己眨了眨眼。


 


“皮丘——!”[格瑞,带我一起泡嘛!]


 


“……拿你没办法。”格瑞叹了口气,把金抱下来稳稳地托着,让他浮在自己胸前方以便我呼吸。


 


“皮丘!”[格瑞最好啦!]金蹭了蹭对方,蜷成一团。


 


“皮卡皮卡——丘!”[混蛋安迷修,让我和你一起泡!]雷狮瞥见了一旁的同伴,好像妒性大发一样用力晃起安迷修脑袋。


 


幸好没放电。


 


安迷修眼前一黑,只觉得这个还不算轻的小东西在自己脸上作妖作魔,有些生气地用点力把他拎下来,就着脸颊两道红印子,板着脸瞪了他一下,正准备训斥一顿时,却望见雷狮正鼓着腮帮,用力咬紧下唇,睁着对儿水灵灵的紫眸,委屈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,两只耳朵也耷拉下来。他瞪着安迷修,龇牙咧嘴但怎么也狠不出来。


 


“皮卡!皮卡……呜!”[我自己泡,你别管我!]他扑腾着挣扎一下,整只落尽水里,溅起小片水花,背对着安迷修,浮在水上,刻意与人扯开一小段距离。


 


“皮卡……皮卡!”[不带我泡,居然还教训我!]雷狮又往前游了一小段,尾巴劈开一道水线。却又因为害怕太深,就停在那里,颤着身子生闷气。


 


“雷狮……”安迷修怔住,还没反应过来,对方已在水里离了自己有半米之远,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把小家伙凶哭了,追悔莫及地迅速淌过去,连抱带捞地把他拉进自己怀里。


 


“皮卡!!”[别碰我!]雷狮两手用力扑腾,在水面上激起一朵朵小花,无奈挣扎不过安迷修的力气,还是被他抱了过去,整只贴在对方胸口上。只背对了一小会儿,就红着脸一头扎进安迷修怀里,忍住了放电的冲动。


 


这家伙,只是想和自己泡温泉而已啊……被最依赖的人隔开了,不管怎样都会难过吧。好不容易从一个池子爬出,不管不顾地就跑过来,结果自己还要教训他。安迷修啊安迷修,最后的骑士是这么当的吗?神奇宝贝大师,要先认真去爱自己的神奇宝贝啊。自己一直念念叨叨想做个可靠的人,这有人赖着你了,怎么又不乐意了?


 


安迷修在心里碎碎念念把自己谴责了一千遍,胸前毛绒的触感不断传来,直击心脏般地加重了内心的愧疚,他低头,只望见圆滚滚的脑袋和两只抖动的耳朵。


 


“雷狮……对不起,”兴许是水温过高了,安迷修分明望见小家伙脸上全是水,一个劲往自己怀里钻。他歉疚地笑了笑,抬手抹去雷狮脸上湿漉漉的水痕,手掌覆在他软滑的毛发上轻揉,“是我错啦,原谅我,好吗?”


 


“皮卡,皮!”[不原谅你!]雷狮抬起头,不依不饶地瞪着他。


“是我不对,”安迷修干脆低下头,脸对脸蹭了蹭雷狮软乎乎的脸蛋,伸出一只手指放在他嘴边,摆出视死如归般地“你想咬就咬吧”的表情,又好言好语软磨硬泡起来,“原谅我吧,雷狮?”


 


“皮卡……”[安迷修,臭骑士……]


 


“那我以最后的骑士之名,带你一起泡温泉!”安迷修忽然庄重起来,直起身子,一手握拳抵在胸口上,再俯身在雷狮脸颊上轻轻啄了下。


 


“噗……皮卡。”[……他果然是个中二病。]雷狮抬起一爪摸着嘴巴笑出声,满脸的嫌弃在脸颊传来柔软触感的那一刻忽然变成了害羞的红色。他从水里抬起尾巴,颇具威胁性地指了指安迷修,就靠在对方身上,被两只手托着,心满意足地闭上眼。


 


“皮卡!”[这次就勉强算了!]


 


“好啦,我知道了。”安迷修叹了口气,情不自禁地勾起嘴角,食指戳了戳雷狮的脸颊,把他抱得更紧了点。


 


温泉水滑,浮浮沉沉。雪依旧下着,如同银白的锦绸在天空如织如梭。雷狮在这么温暖的环境里,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,像只泡在安迷修怀里的黄团子,还抱着他的手当枕头。


 


“皮卡……唔呼……”[安迷修……]


 


安迷修低头看着,觉得心脏又被击穿了。


 


那个训练师,寿喜锅 




“雷狮,这是我的牛肉啊!”安迷修看着这家伙理直气壮凑到自己碗里,把刚出锅烫好的雪花牛肉片席卷下肚,又无奈又生气,“你这恶党……”


 


“皮卡!皮卡!”[好吃,再给我夹一片!]雷狮抬头,吧唧下嘴,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,示意安迷修动筷子。


 


窗外暮色昏暗,日料店里人声嘈杂。一桌四个,就着一锅牛肉、白萝卜片和嫩豆腐,还有熬得浓稠的汤底与扑鼻的香气,几瓶啤酒,吃得开心。灰白色的肉在沸腾的汤锅里翻滚着,肥瘦相间,偶然有蘑菇和豆腐飘过,散发着肉香,袅袅升起。


 


“果然泡了温泉后就该吃火锅啊——”酒足饭饱的安迷修,看着打嗝的雷狮和靠在一起看雪的凝晶流焱,无比满足而有成就感地笑了起来。


 


“虽然今天也没有成为真正的神奇宝贝大师,”他想,“但是,我有照顾好他们。还要继续修行啊……”


“师父,请看着我吧!”





白鲤老师的漫画太可爱了,我们全家都说好[???]答应的车来不了了,我只能送ooc小甜饼,下跪[……] 



评论(26)
热度(1118)

© 滨臣禁卫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