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事不决问春风。

经冬复春·2017格瑞生贺

#假装我比大家慢两天

#2017格瑞生贺 强行←

#CP:瑞金,ooc严重,根本不知道在写什么


一、

金捧着生日蛋糕,走到格瑞面前时,凯莉正在一旁忙不迭地拍照,紫堂幻则把那一筒纸烟花放了出来。

 

在五彩缤纷的纸条洋洋落地的那一刻,凹凸大厅里发出了此起彼伏的祝福声。尽管只有不到百人,但这声浪依旧热烈。无论是否出于真心,至少也是对这位大赛第二的感佩或敬畏。

 

已是深冬,大厅里气温很低,但却并没有人觉得冷。

 

形式上的道贺后,大部分人都已散去,留下少数的,站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起下文来。

 

格瑞扭头,朝人群投去一个温和而平静的目光,再回头望着走过来的人,上前几步,曲臂作出接应的姿势,生怕他一个不稳连人带蛋糕摔在地上。

 

“格瑞,生日快乐!”少年笑得灿烂,嘴角几乎咧到耳朵根,晃晃悠悠地托着蛋糕放在附近的一张桌上,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副刀叉,顺着淡奶油上草莓酱划出的花纹切着。每一刀下去,就露出层理分明的蛋糕芯——这是很用心的作品了,淡黄色的软芯中夹着树莓和芒果,又铺上一层奶油,再是一层布丁,最后是一层打底的饼干屑,甜腻的香气散出。

 

格瑞无奈地摆出一副看笨蛋的表情,然而隐不住嘴角的笑意,走上前去拿着另一把刀帮人切起来。

 

“做了多久?”

 

“也,也没多久……”金挠了挠后脑勺,不好意思地笑起来,“就做了几十次!”

 

“……果然。”他像是早已料到般地,翻了下白眼,抬手覆上对方的软发揉几下,“下次别这么浪费了。”

 

“等到明年给你过生日的时候,我一定一次就成功了!”金颇肯定地朝他用力点点头,澄澈的蓝眸中闪过一弯明媚的光,握起拳头贴在胸前,笑得更自信了。随即叉起一小块蛋糕,就手送到格瑞嘴边,“尝尝看!”

 

格瑞望着金,那小兔子一般期待的眼神是无法拒绝的,于是便凑过去咬下这口——奶味很重,甚得其心。

 

“怎么样?”金眨了眨眼。

 

“嗯,还不错。”他给了发小一个无疑的完全肯定的评价,迟疑片刻,又补了一句,“以后……可以不用费那么多功夫。”

 

金听了这话,很不以为然的样子。他轻轻鼓起腮帮,带着几分不满地反驳对方,连眉头都皱了起来:“可这是格瑞的生日啊!”

 

“生日就一定要好好过嘛!”

 

格瑞听了这话,突然一怔,笑容僵在那儿,旋即消失了。他顿了顿,拳头不由自主地握紧,指甲嵌着护掌,口腔中尚存有丝丝甜意,可他自己却并不能因此舒缓几分表情的凝重。

 

他沉默着低下头,似乎有什么无法抗拒的情绪在压迫着他,不知该如何答话,或许根本就无话可答吧。他的嘴唇嗫嚅着,但并未有音节从中发出,仅仅是喉结滚动了一下。

 

这话像是给了格瑞莫名的触动抑或是打击,竟让热烈的气氛瞬间冷却下来。

 

金被格瑞的反应弄得摸不着头脑,他很疑惑地往前走了几步,站定了开口:“格瑞,你怎么啦?”

 

金忽然一想,这好像是第一次自己来给格瑞过生日。从格瑞到登格鲁星以来,每年都是姐姐操持的,自己只是拉着格瑞一起玩儿,尽管对方每次兴致都不高,只是草草地过掉了。后来秋姐走了,格瑞也随后离开,就没生日可过。如今是第一年呢。

 

他在心里反复琢磨着自己让格瑞沉默的那句话,却并未发觉有何不妥之处。于是便有些生起气来,揉了揉鼻子,朝格瑞皱皱。眼睛睁得很大,仿佛是要把所有的疑惑与不满都显露出来。

 

格瑞沉默良久,表情变得如往常一般冷淡。他抬头注视着金的眼神,是回避不开的光。自己眼里满是犹疑不决的迁延。他努力地想不开口而告诉金什么,用眼神,用默契,用脑电波。

 

“格瑞,你到底怎么了嘛!”

 

“没什么。”他只能这么回答,可连自己都骗不过。这话一说出口,他就后悔了,这种回答对金而言,无疑是激起浪花的最大一块石头。

 

围观的参赛者发觉没趣,渐渐散去。紫堂幻疑心他俩刚才那一下闹了矛盾,想上前劝几句,却被凯莉拉住,她摇摇头,竖起食指抵上嘴唇作出一个噤声的动作。

 

“别打扰他们。”

 

“可是格瑞和金……”

 

“这道坎,可没人能帮他们跨过去呢——除了他们自己。”凯莉高深莫测地敛声,拉着紫堂幻往别处走,不忘给两人打个招呼:“本小姐还有点事,先拉紫堂去帮忙啦。蛋糕你们记得吃啊,拜拜——”

 

人都没了,我可是把二人世界留给你们了,有什么话最好说清楚。凯莉如是心想,揉了揉额角。

 

大厅里好生安静。除了用沉默对峙的两人外,便只有穿堂而过的风。那是从寒冰深处呼啸而来的凛冽,狂躁地卷起他们单薄衣衫的下摆以及头发。处于风口的两人,却并不觉得冷,兴许是身子太热。

 

“格瑞……”金低着头,嗫嚅着呼唤对方的名字,疑惑和不满都变成了委屈,清亮的少年音色竟莫名有几分沙哑,让人心疼。

 

格瑞预料的所谓爆发并没有到来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失落无言人,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

如果说,金能把自己的不满爆发出来,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格瑞的愧疚和自责的话,那么现在的格瑞,应当是要被这种情绪压垮了。他的拳头攥得更紧,指尖毫无血色,眉头皱得几乎夹断木板。为什么呢?明明是金满心欢喜给自己过的生日,煞费苦心地去熬一个完美的蛋糕。是,在看到金走过来,切蛋糕以及送到自己嘴边的任何一刻,格瑞的心都是十足温暖甚至是幸福的。而这一切的感觉被金的那句话给消磨掉,可错的不是金,是自己心里跨不了的那道坎。

 

格瑞想,自己该和金道个歉。他决定开口,可话还没说,对方却抬起头来,用力眨了下眼像是要把什么东西忍下来,眼眶有些微红:

 

“格瑞,我好像……越来越不了解你啦。”

 

金用力吸了吸鼻子,继续说道:“可是今年你都成年了,所以想给你一个惊喜,但我好像搞砸啦,嘿嘿……”

 

他在努力拉扯着笑容,可忽然瞥见了桌上的那块只动了一口的蛋糕——淡奶油的花朵塌掉了,像是什么宏伟的建筑毁灭了一样,只变成了黏糊糊的一团。于是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样,鼻子莫名一酸,泪水从眼眶里滑出来,吧嗒吧嗒砸在地上。

 

“格瑞……我……”金笑着哭了出来,努力平复情绪还想说什么,身体忽然被不可抗拒的力量抱住,顺势跌入一个人怀中,他抽噎着吸吸鼻子,顺便嗅到了几丝奶香味。

 

“金,别哭了,”格瑞压低嗓音,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,一只手顺着对方柔软的金发轻轻揉着,直到他感觉自己肩膀上湿了一块后,把这个拥抱变得更紧,“是我不好。”

 

金没说什么,握起拳头有气无力地往格瑞胸口上捶了一下。他终究还是个小孩子,会委屈到受不了,会难过到掉眼泪。他被自己的泪水呛了一下,咳出声后,浑身颤抖着。

 

“格瑞什么都不告诉我!”

 

“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,为什么要这样啊……!”

 

少年带着哭腔大声地朝对方抗议,豆大的泪珠滚落,掉在格瑞的衣服上,湿出一小块。

 

“对不起,金。”格瑞叹着气,再也没法拗过发小,“我……有很多事需要去弄明白。”

 

比如说那个星球的毁灭,连同父母的死亡。他没能在父亲和母亲的怀抱里过几年生日,就遭遇了灭顶之灾。也难怪他对“生日”一词的反应是如此别扭和奇怪。

 

可他也该想到的,年幼的自己在宇宙中孤苦伶仃地流浪,也不知飞船会把自己带到哪一个星球去。只是阴差阳错地落在了登格鲁星,阴差阳错地遇到了那个小自己好多,笑得灿烂可爱的孩子。

 

“我叫金!你叫什么名字呀!”

 

“格瑞。”

 

“我带你回家吧!我还有个姐姐呢,从今往后,我们三个一起生活吧!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刚从恐惧中挣扎着爬出来的孩子,照理来说应该对一切都抵触和抗拒。可自己在金把小小的手伸出的那一刻,冥冥之中有什么力量,让自己的手搭了上去。

登格鲁星漫无边际的荒芜黄土上,尘埃飞扬,可是有一双手牵在一起,朝家走去。

 

他们的日子很贫苦,但是很快乐。尽管生活糟糕,可每逢格瑞和金和生日,秋总能变出些惊喜。格瑞不愿意过生日,但这些“惊喜”,还有发小的笑脸,让他不能抗拒。

 

格瑞有许多心事,可他有时,会因为过于在意这些肩上的负担,而忘却一些眼前的必须。

 

比如,他会忘了,在自己成年的时候,自己的发小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少年。那没有秋的三年,金的内心是怎样的呢?格瑞也离开了的那段时间,金又是如何?

 

格瑞看不到,也不知道,因为金总是笑得很灿烂。就这点而言,金大概更胜格瑞一筹。

 

是时候去改正一些错误了,成年的格瑞先生,应该重新审视自己的过去。看看有些事,是不是必须要压在心里,又有多少事,是自己应该珍惜却忽略了的。

 

他正在胡思乱想出神间,怀里的家伙却已胡乱地抹干眼泪,搓了搓被冻得通红的鼻子,笑出声来。

 

聪明机灵如金,明白了格瑞那番话的意思。尽管对方还是没肯说明白,但这也算和盘托出了。虽然他明白,却并不打算妥协。

 

生日当然要过了!前不久格瑞才给自己过了生日啊,怎么能不给格瑞过呢!理所当然的想法。

 

“格瑞,”金扬起头,给了格瑞一个大大的笑脸,眼中藏着些狡黠,“我不哭了。”

 

“嗯……”格瑞叹了口气,奖励般地低头在人眼角落下一吻,“所以?”

 

“我以后每年都要给你过生日!”金像是谈判桌上胜利的一方,理直气壮地说着。他盯着格瑞看,那目光是摄人心魄的澄澈。

登格鲁星是没有所谓四季的,平沙莽莽,山石嶙峋。但或许那春天就在眼前,花就开在眼里。
 

“……随你。”格瑞微微别过脸,掌不住地勾起嘴角,岔开话题,“把蛋糕吃掉吧。”

 

“好——”金满口答应着,拉着格瑞就跑到桌子那边。

 

远远地看,活像是两个人在对着一盘奶油大快朵颐。格瑞不经意间抬头,瞥见了花猫脸一样的金,刚想说什么,却被金用手指抹的奶油往鼻子上画了一道。

 

“嘿嘿!偷袭成功!”

 

“这可是你自找的。”

 

“诶?唔……格瑞,你别往我嘴里塞啊……唔!”

 

风忽然止住,大概很快就会是春天了。格瑞觉得这个生日,过得意外暖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@格瑞的小鸡腿儿  似鸡腿老师说要看瑞金滴点梗!我来还债!

评论(16)
热度(109)

© 滨臣禁卫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