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禁卫。
凹凸主产:安雷/瑞金/卡埃

站内转载随意,站外转载需私信关白。
日lof随意。长期接受约稿。

闻过则喜,闻善则拜。
笔走龙蛇起雷声。

永远须臾

#瑞金深夜六十分主题–轮回
#CP:瑞金

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 


更多文章-归档


一、
“金,你相信我们会有来生吗?”秋坐在长满了青苔的石阶上,眯起眼笑着。竖起食指戳了戳一旁昏昏欲睡的弟弟柔软的脸蛋。

 

“诶?”突如其来的问题驱散了金的困意,这对他来说似乎有点深奥,他挠了挠后脑勺的头发,鼓起腮帮子想了一会儿,认真答道:“肯定会有的。不然这辈子完了,我就再也碰不到姐姐和格瑞了!”

 

“傻小子。”她听着,忍俊不禁。抬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,不再多言。

 

细雨绵绵的日子里,难得出太阳,阴冷的小巷终于有几丝光线愿意施舍,清晨的树叶和嫩草还坠着露珠,粼粼闪烁。仿佛原系缺陷的世界中虚无的希望。

 

金被勾起了兴趣,晃着腿还想问什么,熟悉的身影已由近及远走来。

 

“格瑞!你回来啦!”少年迫不及待地从台阶上跳下来,跑到自己发小面前蹦了几下,蓝澄澄的眼里,眨巴着的满是欢喜。

 

格瑞刚晨跑完回来,脸上的汗珠还未风干,他安抚性质地拍了拍金的肩膀,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。

 

“格瑞,你相信有来生吗?”这问题又被突然抛出来。秋只坐在原地,看着他俩,捂着嘴偷笑。

 

“不信。能过完这辈子就不错了。”白发少年回答得很冷漠,闭上眼。

 

“为什么啊——?肯定会有的,不然我怎么再见到格瑞啊!?”

 

“……”这话倒是让格瑞无语了,他将外套脱下扛在肩上,一言不发朝家中走去。金不太高兴地撇了撇嘴,跟在他后头。

 

这一生真的够辛苦的,如果有来生,谁还愿意生而为人呢?

 

但是,如果没有来生,那么今世所遗憾的事情,又怎么完成?

 

在一世又一世的轮回中,至少是所爱,将不会永远遗憾,因为总有一日,相爱的人会重逢。哪怕已改名换姓,哪怕已分道扬镳,他们还是会一眼就认出对方……然后,就看造化了。

 

“我们终究会再见的。”

 

“无论变成什么模样,都能一眼认出来。”

 

这么一想,轮回啊,来生啊,也挺好的。

 

因为轮回,能把须臾的失去,终究变成永远的存在和拥有。而且,也只有生而为人,才能享受到这种待遇。人和人啊,就在今生今世的凝望和目送中渐行渐远,又可能在下一世,红线交汇,四目相对,重逢依旧。

 

当时的金自然不会想那么多,但他坚定地认为,来生的轮回,是一定有的。

 

二、
“格瑞!”金发青年冲上前,想拉住从战壕里出来的人,拼尽全力地喊着,“不要!”

 

“金,退后……咳!”他话还没说完,飞来的子弹已经穿膛而过,拼尽全力将手榴弹往人群中扔去,剧烈的爆炸轰出一条存活的缺口。然后他顺势倒下,血光斑驳,映在青年湖蓝的眼中。

 

战场上枪林弹雨,硝烟纷飞。而格瑞与金很明显地处在败局已定的这一方。他们在敌军的包围之中。

 

步枪吐着火舌,弹片四溅。

 

格瑞想突围。不,准确地说,是想以命换命。从包围圈中炸出缺口,是金的话,应该可以冲出。

 

“格瑞!”金抱着倒在自己怀里发小。猩红的液体顺着他嘴角滑下,脸上血色渐退,那双紫眸里的光涣散着。他嗫嚅着嘴唇,只挤出两个气音,就已闭上了眼。

 

他是把手伸过去,想为金抹去那些汇成小河的泪水的,但他再也没有力气了。

 

“快……跑。”

 

金用力摇晃着他,在他耳边撕心裂肺地呼喊着,滚烫泪水落在他的脸上,但并不能为冰凉的尸体升温。

 

敌人又聚拢过来了,再这样下去,可就逃不出去了。

 

“格瑞……你等等我。”青年将发小缓缓放下,把最后的弹匣装入枪中。金发沾染了血污与尘土,失去光泽。泪水太多,钢盔压着,看不清表情。

 

他缓缓站起身,面对着四周不断接近的敌人,举起了枪。

 

“格瑞,对不起啦。”他回过头看着地上的人,努力露出一个带泪的灿烂笑容,“我这次不能听你的话了……如果有来生,我一定好好听你话!”

 

金将步枪上膛,对准了围过来的家伙。

 

后来,据中立国清理尸体的人描述。有个金发的年轻人,身上有好几个弹孔,旁边躺着个白头发的军官。周围有十几个横七竖八的士兵。

 

三、
“亲爱的孩子,你想要什么呢?”

 

“仁慈的主,我想见他。”

 

“等到你的灵魂轮回,你就能见到他了。”

 

圣光普照,天堂彩云叆叇。

 

四、
金猛地睁开眼,坐起身,下意识摸了摸脸,触感湿滑。满面的泪。

 

他失神地朝身旁望去,发现自己的发小睡得正熟,呼吸平稳。雪白的头发放下后,竟是很温柔的。

 

电子钟在凌晨四点处“滴”了一下。

 

是梦啊。

 

金轻轻松了口气,解开睡衣最上方的扣子,掀开被子,坐在床沿平复着心情。

 

真的……是梦吗?可是它好真实,从大体到细节,都是如此真实。

 

真实得就好像,自己做过这些事一样。

 

那会不会是上辈子?

 

金呆呆地想着,“果然有轮回啊……”,然后走下床,轻轻拉开窗帘。

 

月光洒在窗台上,柔白如水,四处静悄悄的,只有海棠花未眠,春气渐暖,单薄的衣物也不觉冷。

 

金望着窗外发愣,脑海里还在过着那些场景。却是不知何时,身上多了条毯子。他回过头,才发现格瑞已经醒了,站在他身后,依旧面无表情。

 

“做噩梦了?”格瑞开口,伸出手抹去对方脸上未干的泪痕,“多大了,还哭成这样。”无奈中带着可以耳闻的心疼。

 

“嘿嘿……是不是吵醒你啦,不好意思……”金因了对方温柔的动作,咧嘴笑起来,抬手挠了挠后脑勺乱蓬蓬的金发,裹紧了毯子。

 

“睡不着,去跑步了。”格瑞看了他一会儿,便去换衣服。这话虽是陈述句,但实际上是只有金才明白的邀请。

 

“那,我也去!”金发少年立马也去换衣服了。

 

五、
“格瑞,你相信轮回吗?”金迎风跑着,侧头看向身旁的发小。

 

“……”他这次没有回答,而只是转头看着对方。

 

“我们俩上辈子都是超级厉害的士兵哦!嘿嘿!最后也……牺牲在一起啦!”

 

“笨蛋。”格瑞叹了口气,又跑了几十步,忽然开口,“我相信。”

 

须臾间,道路两旁的路灯亮了。但那温暖的柔和的光,却是永远存在的。

 

如果有轮回,不论几世,我们依旧会一起,走过这一世又一世。

六、
剧情大概就是!金做了个梦,梦见自己和格瑞的前世。中间第三节是前世的金死后去了天堂,和上帝的对话,为下一个轮回铺垫。
一、四、五节才是现实情况哦。


评论(6)
热度(104)

© 滨臣禁卫🐰 | Powered by LOFTER